萬卷書不如行萬路,得見其真遠過其文



想起一詞名為除魅, 除魅這詞在我的概念中,分做兩項發展 一精神二實際

過去語言積累出風俗,在既有的風俗上不斷融合誕升文化,文化成就經典,在經典未用文字記下前,流傳通俗且不可考正的我稱之為神話 。

無論是經典也好抑或是神話也罷,不斷的反覆鋼刻於既有的世界中 , 久而久之劃足適履,大多離不開那些框架,卻忘了果瓜之蔓限於棚,離不開方圓何以見方圓 ?

初立方圓內 ,應習方圓事; 欲窮方圓立, 必先離方圓。 焚而不毀,兼併開闊這勢必建構在精神與實際。

東南亞學習也是運氣使然,真實體驗他國文化更能確立權威與固定觀念是自我狹隘的牢籠,

有道是萬卷書不如行萬路,得見其真遠過其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