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的不可思議故事 第二集~樓上亮燈事件


這次來個故事,名為"樓上亮燈事件"~~~~ 這個故事是在我大學時發生的。

大學一年級時學校規定凡戶籍是在花蓮市以外的通通都要住宿, 雖然我是花蓮人,但戶籍是在花蓮市之外,所以當然要住宿。

學校剛好在我入學的前年蓋好新的男生宿舍, 男生宿舍在校園的旁邊,說是旁邊但是實際的位子卻離校園有七、八百公尺, 由於學校位子在蠻偏遠的地區,所以離七、八百公尺的男生宿舍在外觀看起來,就像個獨立的國宅大樓。 校舍附近的地都看起來還蠻荒涼的。 宿舍內部算是蠻新,畢竟是前年蓋好的大樓~~~ 宿舍有4樓高,中庭是空的,如果要用圖形形容男生宿舍的話, 宿舍從空中鳥瞰就像一個"口"的造型。 一開始住起來還好,都沒什麼太大的問題,除了晚上十點的點名以外,剩下的時候都還蠻自由的。 這裡要交代一下故事的重點 "樓管" , 樓管 >>> 由高年級的學長當任, 我們都稱為阿長。 一樓一位樓管,他們主要負責晚點名與夜間安全。 十點以後舍監會下班,舍監下班後樓管就最大! 每一層樓都有一位樓管,我們三樓的樓管是全宿舍的總樓管。 那年學校招生不是很好,男學生的人數並不高,住宿率也不高, 男生宿舍只住到3樓,4樓是完全空的沒用。 漸漸地跟樓管熟了,有天去樓管的房間打PS2, 聽到一樓二樓的樓管跟三樓樓管報告說, 最近有耳聞宿舍的男生會帶女友回來過夜,但是都沒實際抓到!! 當他們還在聊,如果抓到要如何如何時, 突然有位房客衝入樓管的房間說: 我看到四樓有亮燈好像是手機的亮光!!!!!! 這時樓管說: 不可能!!!我們剛剛才巡過樓,而且往四樓的安全梯都上鎖了,鑰匙就在我手上,不可能有人在四樓。 才剛說完又有另一個人跑來說他看見四樓有亮光!!! 這時我們跑到靠近中庭的房間開窗戶往上看, 不看還好,一看之後四樓的某個房間真的有亮光,而且真的就像是手機的手電筒的光, 這時我們懷疑可能是誰惡作劇故意拿手電筒照四樓的某間窗戶, 所以我們開始找尋有沒有哪間在拿手電筒照亮窗戶, 甚至到了那間發亮房間的下方看對相的房間是否有人惡作劇, 但找了找沒有任何一間在惡作劇。 後來,決定分成四隊,分別去查四個"三樓上四樓的安全梯", 然後總樓長開啟南側的安全梯,上四樓去看那間房。 那時,因為我跟總樓管很好,所以我也跟上去調查。 我跟總樓管還有隨行好奇的人,一共5個, 一群人到了南側安全門前,真的看見安全門是用鐵鍊封住的!! 這時,總樓長拿起鑰匙開啟了南側的安全門, 另外守在三方的樓長分別用無線電傳回說到達現場而且都有鐵鍊鎖住。 此時,總樓長用無線電問:四樓的那間房還有亮光嗎?? 三方都回說:還有亮光。 我這時看見總樓長臉色有點綠,手有點抖, 看得出來總樓長有點想放棄,但跟得人數有點多他也不好這個時候回頭,只好硬著頭皮開門。 上樓後我想去開啟走廊燈,樓長說:不用了,四樓早就斷水斷電不用開了。 所以,大家拿起手機開燈充當手電筒, 由於一共有五個人,加起來的手機燈算是蠻亮的。 這時樓長用對講機再問一次:有沒有哪個方向的安全門是沒上鎖的? 其他的守在安全梯的樓長都回說沒有! 我這時心裡偷笑,想必是總樓長希望這一切是人為而不是超自然 ~ 走著走著,在還距離那間房還有三四間時我們都有聽到有女生在嘻笑的聲音但有點小聲, 感覺就像是房間內有人在玩。 終於走到那間房前,這時總樓長再用對講機小聲問說:那間房還有亮嗎?? 其他的樓長都回說有亮! 這時我看見總樓長臉更綠了,只看見總樓長深吸一口氣,舉起右手輕輕地敲了那間房門兩下~ 這時我感覺空氣都停止了,也聽不見任何人的呼吸聲,彷彿大家都在等門的後方回應。 過了不知道幾秒鐘看見總樓長把敲門的右手收回,要伸進口袋拿出鑰匙開門時, 突然對講機響起一個聲音說:阿長那間房沒亮燈了!! 大家被這突然來的聲音嚇到都紛紛退後幾步。 正當我們意會到聲音是對講機發出來的時候, 總樓長這時不知道是被嚇到生氣,還是這一路累積的壓力剛好爆發, 總樓長就對著對講機罵了一聲, 干!! 這個時候回我,嚇死人了!!, 也不知到為什麼,我們聽到總樓長這樣說就突然哄堂大笑, 也就在大家笑的同時,我們大家都聽到突然傳來清脆的 "叩叩"兩聲, 這時沒有一個人敢在笑,大家的目光都移向總樓長。 看見總樓長用顫抖的右手非常吃力的把鑰匙插入把手,但好像沒力氣去轉開那道門, 這時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硬著頭皮去幫總樓長轉門, 可能著個舉動太突然,總樓長用一種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我, 這種表情就好像是你把便當最好吃的雞腿留到最後一刻吃,但是一個不留神有隻小狗把那個雞腿搶走吃掉的表情XD 門被我轉開了,我把門一推, 但是總樓長可能是太過驚訝沒回神,他的表情跟姿勢都保持在我幫忙轉開的狀態中。 門開了,房間是暗的,只有對樓的的燈反映在這間房間, 房間沒有特別冷只有點霉味,房間也很小就兩張上下舖跟四張書桌, 衣櫥是開的,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人, 其餘的三位同伴也魚貫跟上進入房間找人,確認了真的沒有任何除了我們以外的人在房間中, 這時我去開窗,向守在下方安全門的樓長揮手,表示房內沒人, 站在房門的總樓長此時才回過神,叫我們離開。 也就這樣,這個事件就這樣落幕了, 總樓長在第二天辦理退除樓長職位,過沒多久我也因為女友關西搬離宿舍, 就這樣誰也沒有再提這件事! 那天四樓的那間房間的亮光究竟是甚麼?我不知道! 我想這個件事對我大學宿舍生活確實留下一段美好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