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說說話: 原來我吃過牛頓的口水?



在過去我曾經有雄心壯志,

想試著自己研發一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術法體系,但考究許多中外術法多年後毫無懸念的我失敗了,

原因無他,術法也是承先啟後的,

不可能與之前歷史毫無關聯,

也不可能在毫無框架下就騰空出世個石破天驚的神祕法門 。

而後在固有的體系下,如所羅門王之鑰,隱匿的神祕哲學三冊…等等,

與HOODOO碰撞引起火花 現今載體也分不出是古典著重還是HOODOO著重,

但能肯定的是,這些載體必然是有成效,而混和後更是不能抹滅其風采,必須得要加重出色

老方法好用是因其方法有用而延續至今,

新方法出色是因為建構在老方法的基礎上,

倘若沒有可比,怎能看出差異? 如果沒有站上巨人肩膀,那要如何看得遠呢??

倘若沒有基礎,如何確信方法??

我想要說的是 如果連視力都沒有你怎麼能確信天空藍是甚麼顏色

如果沒聽力你怎能確信聲樂是悅耳的

如果沒有手你怎能確信握住是如何感受

世上沒有一種專業跑步比賽是,鳴槍後,你第一時刻舉手說你已經跑到終點,就是冠軍,但是你分毫都沒前進半步

<基礎><現實><反應>,這是我認為的基本

這讓我想起牛頓曾經寫過一封信給羅伯特•虎克,信中內文寫到這句

“如果說我能看的更遠一些,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