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鬼



在過去我有一段不小的時間在研究惡魔的主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之前的部落格,在研究之餘 總是會接觸相關的話題,例如這本文的開頭"鬼"

鬼,又稱鬼魂,幽靈,大多人認為鬼是生物死亡後遺留下的靈體 一些宗教神話、民間傳說和都市傳說的傳說生物,也常被稱之為「鬼」

想當年從媒體接觸靈異話題,就是來自澎恰恰與曾慶瑜主持的玫瑰之夜小單元鬼話連篇,每當時鐘 的時針走向固定的地方時哥哥姐姐們就會自動把頻道台視轉到,又好奇又害怕的我們就這樣在電視前 度過許多驚奇又恐懼的夜晚,想想那時還真是純真且單純。

「姑妄言之姑聽之.豆棚瓜架雨如絲; 料應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詩. 」 -王士禛

鬼這個詞從出現後到現代,在時間線上看真的是層出不窮,畢竟出生與衰亡在這個世界上是個不斷運作的過程 每當我文寫到類似歷史問題或是哲學問題時,心中總是有滿滿的感慨,但這篇不是要來抒發也不是拿來當學術 研討的文,雖然我寫文常常會朝那方向前進。

為了讓文的核心保留,先把畫面切到上世紀7-80年代的台灣人心中鬼的今典代表"林投姐"


天上一輪明月,悄悄地被伏蟄在旁的黑雲遮蔽了,昏幽的夜下,遠方不遠處有個人影慢慢的從林投樹叢中浮現 漸漸的那身影逐漸清晰,一襲白袍在夜色中極其顯眼,一旁林投樹隨風擺盪,幽幽地那人緩緩轉過頭來... 上述所描繪的場景是描繪電影中建立的傳統印象。

現代人早已遺忘這個如此禁忌的名諱,但這名諱在清領時期就已經深深扎入那時西岸靠海的鄉鎮 也有類似的故事在北部流傳如周成過台灣,那麼影響人心的故事,其核心卻繞著一個主題,名為"怨"

鬼,尤其是女鬼,多半描繪他生前含恨含怨而亡,死後透過種種原因回到人間報仇雪恨 在我的觀察下來,這樣的安排多半是那時文人,表現出世間的不公不正又無力改變現世的寄託 從左傳中子產曰鬼有所歸乃不為厲,到現在七夜怪談中貞子的無差別攻擊 一代一代的文化積累,奠定了現在的鬼。

文化歷史就是那麼好玩,鬼的形象從夢中現形到可以穿越現實電視機,一再反覆的拋題問到 生而為人的我們,對於死亡世界的無窮想像,究竟已何為真? 鬼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些特定形象,如東方女鬼居多偏愛一頭烏黑長髮配上一襲白袍,而西方會講究穿著反應鬼生前模樣 如倫敦漢普頓宮鬧鬼事件!

說的麼多,是不是該說些關於自己的故事 身為一個神秘技法工作者,神秘經驗一定是有些,例如特殊緣分跑來的雅婷,一直到破敗精舍所收購的三尺觀音,當然中間穿插一些泰國的,馬來西亞的事件等等...

每當想寫一些作為紀錄,但又不知該從何下筆, 不知道是誰說過,寫文好比戀愛,稍微感覺不對就該停筆緩緩 看來今天狀況不佳,改日再補上吧